為什麼......我必須永遠待在這裡......我要離開......我要離開!!

 

我是一個剛過三十歲的男人。

為了達成旅行的願望,長途跋涉,靠著僅剩的糧食與金錢存活。

現在,眼前看到一家老舊酒館。

招牌上幾乎看不出「酒館」的字樣。

好懷念啊!終於看到一家酒館了,......雖然很破舊。

我推開大門看了看,老闆正在擦亮他的酒瓶。

為什麼沒有客人呢?哈!真是的,這麼晚了怎會有人呢?我心裡如此想著。

「唷!老闆!有什麼?」

面貌滄桑的老闆望向我。他露出了陰險的笑容。

「馬丁尼。我的名字。」

接著他拿了一杯鮮紅的馬丁尼。

如鮮血一般緋紅。

「謝啦!多少?」

「一百五。」

「拿去吧。」我拿了一百五給老闆。看見他手上有塊獨特的胎記。

「謝謝。」老闆依舊聲音沙啞,他滴下頭來繼續擦拭酒瓶。

我喝了幾口馬丁尼,接著又爽快的全部喝光。

「為什麼......這裡都沒人啊?」我的好奇心讓我問了這個問題。

......」他沒有回答。我也默默垂下眼簾。

突然間,尿液直接衝了上來,我趕緊問老闆:

「呃......有沒有廁所讓我方便方便?」

老闆默默地指向吧檯的左側。

我揮了手示意謝謝。邊哼歌邊走向廁所。

但我後悔了。

我也後悔沒有看到老闆的那個表情。太可怕了。

為何會那麼令我恐懼?為何?

 

我握住門把,小心翼翼地打開門。

老舊且窄小的門發出「吱──吱──」的聲響。

對那時的我來說,是吵雜的聲響。但對現在的我,卻是令人恐懼的聲響。

我上完廁所,洗了洗手,一連串的動作都做完了。

我心想順便把頭整理一下好了。

我看向鏡子。

在這窄窄的長方型廁所內,鏡子最大,而且面向馬桶。感覺......它好像在注視著我。

我望著這面鏡子許久,連頭髮也忘記整理了。

之後便默默走出來。關上了廁所的燈。

「咦?老闆?」我看了看四周,完全沒有老闆的影子。

「老闆?老闆!」我害怕的找人,找不到。

一個人影都沒有。

我轉向廁所。廁所像是知道我正看著他,自動將燈打開。

我害怕地往廁所走去。

一步一步,明明是那麼簡單的動作卻弄得我雞皮疙瘩。

到了廁所門口。我不敢眨眼。連一絲絲動作都不敢去做。

「不會有事的.....絕對不會有事的......

我顫抖的打開門,一片鮮紅色的血在我面前,就像馬丁尼的顏色一樣。

我看見老闆一塊一塊的屍體殘渣在鮮血之中,煞那間,我才了解原來老闆已經......死了。因為他手上的胎記,並沒有消失。

我不敢再走向前,但背後卻推了我一把。

完全沒有任何東西,我就這樣被空空的推了一把。

刺鼻血腥的味道讓我不禁摀住口鼻。

血滴一滴一滴的滴著,聲音也圍繞在我耳邊。

在以前,我一流了汗,依我的習慣一定會擦一擦,但現在的我並沒有這麼做。

我踩踏著血,門隨機「碰」的一聲關上了。不敢轉頭。

現在如果不看老闆屍體的話,只有鏡子跟馬桶可以看。

我選擇看馬桶。

但還是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景象。老闆的頭顱正死瞪著鏡子。

我的好奇心一直催促著我看鏡子。

不行!

快看吧,你應該想知道吧?看哪!很神奇的!

我的好奇心掩蓋了恐懼,我真後悔看向鏡子。

我一看向鏡子,是我自己。

呼!嚇死我了......

但是,鏡子上的「我」突然開始扭曲,變成了一塊一塊的屍體。

「哇啊啊啊啊!」我大叫。想逃跑,身體無法動彈。

只見鏡子上的屍體,一隻手的屍塊正朝向我。

它用它剩餘的四根手指頭將臉色蒼白的我抓了進去,長長的指甲緊緊扣著我的頭,滲出了血。

我想大哭大叫。

我憶起老闆的笑容。

我不想死的這麼淒慘哪......快救我......我要離開......離開......

老闆只用陰險、詭異的笑容,沙啞的說:「謝謝你,我得救了。」

 

現在,我終於可以離開了。

 

「老闆!有什麼好喝的?」深夜十二點,一名旅者滿頭大汗對著老闆說道。

我露出牙齒,陰險地將鮮紅的馬丁尼遞給旅者。

「馬丁尼,我的名字。」

-END-

 

後記:

這是我差不多五年級上學期為了參加比賽而打的。雖然沒得獎不過讚數其實還滿多的(#

說實在其實一點也不恐怖對吧?那時候我的文筆滿生疏的(雖然現在也是(笑

總之,謝謝觀看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甲子 的頭像
甲子

甲子的神奇之世界(?)。:.゚ヽ(*´∀`)ノ゚.:。

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